资讯中心

【知名校友】‖沉痛悼念表演艺术家刘子枫先生


57日凌晨,美高梅游戏官网娱乐知名校友、表演艺术家刘子枫先生在上海因病逝世,享年84岁。

刘子枫

刘子枫,193812月出生于河南省孟县,1953年至1957年在开封高中学习,后自上海戏剧学院毕业后进入中国福利会儿童艺术剧院,中国民主同盟盟员,原中国福利会儿童艺术剧院一级演员,1994年退休。中国戏剧家协会及上海分会会员;中国影片家协会及上海分会会员;中国影片表演艺术协会会员;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上海分会会员,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获得者。其舞台作品有儿童话剧《小足球队》《童心》《小伙伴之歌》,话剧《以革命的名义》《钢铁洪流》《清宫外史》《泰斯特·安德洛尼克斯》。而其主演的影视作品有《茶圣陆羽》《凤凰琴》《天狗》《乐魂》《黑炮事件》《错位》《求求你,表扬我》《毛爷爷与齐白石》等。

中学期间,他对科学和工程有着特殊的爱好,为了考上理想的大学和专业,他把志愿都写成了国内一些著名的工业大学,最后还服从调剂,就是这个服从调剂让他走上了另外一条道路—上海戏剧学院。

经过四年努力,刘子枫顺利毕业,成为一名专业的演员,正式开启了自己的表演生涯,在《摩登家庭》、《纽约人在北京》、《大家的父亲》等多部影视剧中扮演重要角色,因在影片《黑炮事件》中成功地塑造了常识分子赵书信的形象,1986年获第六届中国影片金鸡奖最佳男主角奖。

黑炮事件

他功力扎实、勤于探索、演技老道、厚积薄发,在80年代后期形成了他独特的“模糊表演”理论和真实自然、幽默含蓄、既有时代感,又非常个性化的风格。

他热爱生活、崇尚自然、求知广泛、多才博学,对文理哲史、书法绘画、根雕二胡等都有浓厚的情趣,是我国深受观众热爱和敬重的艺术家。

 

刘子枫先生是开封高中校友,2012528日他曾回到开封看望母校。“常想着要回母校看看,今天回来了,心里真是高兴…”走在校园里,刘子枫不时感叹着对母校的挂念。走在校园里,回忆起在母校的点点滴滴,刘子枫感触颇多:“1957年,进入开高学习,对我来说这段经历是影响我一生的,在这里学到的做人做事让我终生受益。在学校接待室,刘子枫挥毫泼墨,一气呵成“精英荟萃、再创辉煌”八个大字,送上对母校的祝福。刘子枫先生是开封高中的骄傲。

liulao8

他才华横溢,却未忘初心。他不慕名利,却荣誉满满,他将自己的一生奉献给了艺术。愿天堂再也没有病痛,大家的好演员,大家的好校友,刘子枫先生,一路走好!(图片来源于网络  撰稿:刘爽  审核:李建威)


 

附:

怀念我高中时的老师们

刘子枫

刘子枫2

在高中期间,有许多优秀的老师教过我,那些老师至今都让我印象深刻、终生难忘。

吴绪任老师教大家历史地理。他身材矮胖,肤色黝黑,他笑时会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,听说他是军人,对同学总是和蔼可亲。吴老师喜欢打篮球,因为他胖,跑动不便,干脆他就站在那里不动,但是他有个绝活,就是他投篮特准,所以同伴抢到球,都传给他,只要他投篮,球一旦出手常常是百发百中。

还清楚记得我上附小五年级时,他给大家上第一堂地理课的情景,他进了教室,在讲台上一句话不说,然后转过身去在黑板上快速地画了一幅中国地图。突然回头看着大家大声说:“这就是大家的祖国!她像一片桑叶,是百年来不断被外敌侵略吞噬的祖国!”这给大家嫩稚的心灵带来了很大的冲击。

他原来只是我的小学老师,但因为他教学出众,才把他调到开封一中,之后又提升到开封高中任教。所以从小学、初中直到高中,我一直都是他的学生,我非常喜欢他的授课,因为他的每堂课都讲述着祖国历史上曾发生的故事。

还有一位教语文课的袁佑汝老师,虽然他只教过我半年,但我对他的印象极为深刻。袁老师长头发,梳成大分头,无论春夏秋冬,都喜欢穿一袭长衫,是单是绵随季节变化,手中除了那摞厚厚的讲义夹之外,夏天手中多了一把折扇,冬天脖子上多了一条长长的围巾,很有“五四时代”的文人风范。

每逢他来上课,但凡上课铃声一响,他就已手挟讲义站在讲台上了,铃声一停,他便开讲。不管学生是否在听,他只管讲他的,而且声情并茂、抑扬顿挫。下课铃一响,他不管讲到哪儿,立即打住,合上讲义,说声“同学们再见”,又大步流星地离开教室。说来也怪,他越是不在意学生,学生还越喜欢听他的课。

“碧云天,黄花地,西风紧,北雁南飞。晓来谁染霜林翠,总是离人泪”,

“梳洗罢,独倚望江楼,斜晖脉脉水悠悠。过尽千帆皆不是,肠断白苹洲”……

他的讲解十分生动,诗词的编辑、年代背景都交代得简洁明了,诗词中的诗情画意及深远含义,又让人只可意会,不可言传。我一下子被袁老师讲课的魅力吸引了,后来总是巴望着再听他的语文课。就是因为袁老师的讲课,我开始喜欢上了中国古典文学,喜欢上了唐诗宋词,并且至今兴趣未减。

最后必须说说对我影响最大的高云昭老师。他是大家的物理老师,也是我高三时的班主任。他的头发永远梳理得锃亮,三七开的发式有条不紊地落在他那高高的额头上。他讲课时从不啰嗦,内容条理清晰,语言逻辑性强,讲到某个定律“因为……所以……必然……”,再举几个例子,几句话就让学生听懂记住,听过不忘。由于受他的影响,我也越加喜欢数理化。我当时最爱看的课外读物就是《常识就是力量》《科学画报》之类的杂志。

1956年,我即将高中毕业,一心想报考理工科,立志做一名工程师。高老师很了解我,他认为我应当在理工方面有所发展,于是他说我来帮你填高考志愿吧,报考的学校依次是:清华、北大、哈军大、航空学院,第五个志愿是“服从祖国分配”。

1982年,我趁赴北京文艺汇演返沪途中,特意绕道开封去看望高老师和袁老师。

我去开封高中拜访高老师的时候他正在上课。等下课铃刚响,只见高老师走出教室直向我走来并叫我的名字,没想到和老师分别二十多年后仍能一眼认出来我,还记得我的名字,让我十分感动,他的腰板还是那么的挺直,说话还是那么的条理清晰,眼光还是那么的有神……我激动地紧紧握着老师的手,半天说不出话来。

高老师答应陪我一起去看望袁老师。和袁老师的见面没有我和高老师见面时的激动,他对我似乎并没有什么印象,神态也已没有了当年的神采,但是谈吐之间,更有一种波澜不惊的淡定。我说起当年跟他学习诗词歌赋的情景,袁老师说:“我是个教书匠,只教书,不教人。你学得好,是你的造化,并不是我的功劳。”袁老师越是不记得学生,学生越记得他!

还有很多一直记在心里的老师们没有提及(如上海戏剧学院的老师们,我将在另一篇文章里详述)。但我每每想起他们,我只能用“受益匪浅,感恩终生”来缅怀他们。

(转自《新民晚报》,此文写于2019年教师节)

 


【知名校友】‖沉痛悼念表演艺术家刘子枫先生


57日凌晨,美高梅游戏官网娱乐知名校友、表演艺术家刘子枫先生在上海因病逝世,享年84岁。

刘子枫

刘子枫,193812月出生于河南省孟县,1953年至1957年在开封高中学习,后自上海戏剧学院毕业后进入中国福利会儿童艺术剧院,中国民主同盟盟员,原中国福利会儿童艺术剧院一级演员,1994年退休。中国戏剧家协会及上海分会会员;中国影片家协会及上海分会会员;中国影片表演艺术协会会员;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上海分会会员,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获得者。其舞台作品有儿童话剧《小足球队》《童心》《小伙伴之歌》,话剧《以革命的名义》《钢铁洪流》《清宫外史》《泰斯特·安德洛尼克斯》。而其主演的影视作品有《茶圣陆羽》《凤凰琴》《天狗》《乐魂》《黑炮事件》《错位》《求求你,表扬我》《毛爷爷与齐白石》等。

中学期间,他对科学和工程有着特殊的爱好,为了考上理想的大学和专业,他把志愿都写成了国内一些著名的工业大学,最后还服从调剂,就是这个服从调剂让他走上了另外一条道路—上海戏剧学院。

经过四年努力,刘子枫顺利毕业,成为一名专业的演员,正式开启了自己的表演生涯,在《摩登家庭》、《纽约人在北京》、《大家的父亲》等多部影视剧中扮演重要角色,因在影片《黑炮事件》中成功地塑造了常识分子赵书信的形象,1986年获第六届中国影片金鸡奖最佳男主角奖。

黑炮事件

他功力扎实、勤于探索、演技老道、厚积薄发,在80年代后期形成了他独特的“模糊表演”理论和真实自然、幽默含蓄、既有时代感,又非常个性化的风格。

他热爱生活、崇尚自然、求知广泛、多才博学,对文理哲史、书法绘画、根雕二胡等都有浓厚的情趣,是我国深受观众热爱和敬重的艺术家。

 

刘子枫先生是开封高中校友,2012528日他曾回到开封看望母校。“常想着要回母校看看,今天回来了,心里真是高兴…”走在校园里,刘子枫不时感叹着对母校的挂念。走在校园里,回忆起在母校的点点滴滴,刘子枫感触颇多:“1957年,进入开高学习,对我来说这段经历是影响我一生的,在这里学到的做人做事让我终生受益。在学校接待室,刘子枫挥毫泼墨,一气呵成“精英荟萃、再创辉煌”八个大字,送上对母校的祝福。刘子枫先生是开封高中的骄傲。

liulao8

他才华横溢,却未忘初心。他不慕名利,却荣誉满满,他将自己的一生奉献给了艺术。愿天堂再也没有病痛,大家的好演员,大家的好校友,刘子枫先生,一路走好!(图片来源于网络  撰稿:刘爽  审核:李建威)


 

附:

怀念我高中时的老师们

刘子枫

刘子枫2

在高中期间,有许多优秀的老师教过我,那些老师至今都让我印象深刻、终生难忘。

吴绪任老师教大家历史地理。他身材矮胖,肤色黝黑,他笑时会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,听说他是军人,对同学总是和蔼可亲。吴老师喜欢打篮球,因为他胖,跑动不便,干脆他就站在那里不动,但是他有个绝活,就是他投篮特准,所以同伴抢到球,都传给他,只要他投篮,球一旦出手常常是百发百中。

还清楚记得我上附小五年级时,他给大家上第一堂地理课的情景,他进了教室,在讲台上一句话不说,然后转过身去在黑板上快速地画了一幅中国地图。突然回头看着大家大声说:“这就是大家的祖国!她像一片桑叶,是百年来不断被外敌侵略吞噬的祖国!”这给大家嫩稚的心灵带来了很大的冲击。

他原来只是我的小学老师,但因为他教学出众,才把他调到开封一中,之后又提升到开封高中任教。所以从小学、初中直到高中,我一直都是他的学生,我非常喜欢他的授课,因为他的每堂课都讲述着祖国历史上曾发生的故事。

还有一位教语文课的袁佑汝老师,虽然他只教过我半年,但我对他的印象极为深刻。袁老师长头发,梳成大分头,无论春夏秋冬,都喜欢穿一袭长衫,是单是绵随季节变化,手中除了那摞厚厚的讲义夹之外,夏天手中多了一把折扇,冬天脖子上多了一条长长的围巾,很有“五四时代”的文人风范。

每逢他来上课,但凡上课铃声一响,他就已手挟讲义站在讲台上了,铃声一停,他便开讲。不管学生是否在听,他只管讲他的,而且声情并茂、抑扬顿挫。下课铃一响,他不管讲到哪儿,立即打住,合上讲义,说声“同学们再见”,又大步流星地离开教室。说来也怪,他越是不在意学生,学生还越喜欢听他的课。

“碧云天,黄花地,西风紧,北雁南飞。晓来谁染霜林翠,总是离人泪”,

“梳洗罢,独倚望江楼,斜晖脉脉水悠悠。过尽千帆皆不是,肠断白苹洲”……

他的讲解十分生动,诗词的编辑、年代背景都交代得简洁明了,诗词中的诗情画意及深远含义,又让人只可意会,不可言传。我一下子被袁老师讲课的魅力吸引了,后来总是巴望着再听他的语文课。就是因为袁老师的讲课,我开始喜欢上了中国古典文学,喜欢上了唐诗宋词,并且至今兴趣未减。

最后必须说说对我影响最大的高云昭老师。他是大家的物理老师,也是我高三时的班主任。他的头发永远梳理得锃亮,三七开的发式有条不紊地落在他那高高的额头上。他讲课时从不啰嗦,内容条理清晰,语言逻辑性强,讲到某个定律“因为……所以……必然……”,再举几个例子,几句话就让学生听懂记住,听过不忘。由于受他的影响,我也越加喜欢数理化。我当时最爱看的课外读物就是《常识就是力量》《科学画报》之类的杂志。

1956年,我即将高中毕业,一心想报考理工科,立志做一名工程师。高老师很了解我,他认为我应当在理工方面有所发展,于是他说我来帮你填高考志愿吧,报考的学校依次是:清华、北大、哈军大、航空学院,第五个志愿是“服从祖国分配”。

1982年,我趁赴北京文艺汇演返沪途中,特意绕道开封去看望高老师和袁老师。

我去开封高中拜访高老师的时候他正在上课。等下课铃刚响,只见高老师走出教室直向我走来并叫我的名字,没想到和老师分别二十多年后仍能一眼认出来我,还记得我的名字,让我十分感动,他的腰板还是那么的挺直,说话还是那么的条理清晰,眼光还是那么的有神……我激动地紧紧握着老师的手,半天说不出话来。

高老师答应陪我一起去看望袁老师。和袁老师的见面没有我和高老师见面时的激动,他对我似乎并没有什么印象,神态也已没有了当年的神采,但是谈吐之间,更有一种波澜不惊的淡定。我说起当年跟他学习诗词歌赋的情景,袁老师说:“我是个教书匠,只教书,不教人。你学得好,是你的造化,并不是我的功劳。”袁老师越是不记得学生,学生越记得他!

还有很多一直记在心里的老师们没有提及(如上海戏剧学院的老师们,我将在另一篇文章里详述)。但我每每想起他们,我只能用“受益匪浅,感恩终生”来缅怀他们。

(转自《新民晚报》,此文写于2019年教师节)

 
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